足球赛事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体育资讯 >

体育资讯

2017攀岩世界杯_世界著名攀岩运动员

发布时间:2021-11-14 15:52体育资讯 评论
失望——这是21岁的潘愚非走下赛场后的第一反应。他得承认,自己首次参加奥运会的第一次出场,砸了。速度赛7秒59,20名选手里排名垫底,两次攀爬均出现失误。即便速度并非他的主...

失望——这是21岁的潘愚非走下赛场后的第一反应。

他得承认,自己首次参加奥运会的第一次出场,砸了。

速度赛7秒59,20名选手里排名垫底,两次攀爬均出现失误。即便速度并非他的主项,这也不是他平时的水平。

8月3日,首次成为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的攀岩在东京青海城市运动公园迎来首秀。在男子全能预赛中,中国选手潘愚未能进入前八,无缘决赛。新华社记者 陈建力 摄

岩壁之前,现场DJ播放着动感的音乐,第一次走上奥运舞台的攀岩比赛延续着它一贯的“嗨翻天”风格。

岩壁之后,则是另一个世界,运动员们需要留在“隔离区”准备比赛,以防他们提前知晓比赛线路。教练赵雷走过来告诉潘愚非不用想太多,然后留他自己安静坐着。

现在,摆在潘愚非面前的是道攀岩者需要自己去解的“题”。从潘愚非8岁选择攀岩开始,这种解题、破题已经进行了无数次,在奥运会上要进行,以后也依旧会进行下去。

这也是为什么,这项被称为“岩壁芭蕾”的运动令潘愚非着迷。

对 话

去奥运会之前,潘愚非在北京怀柔的训练基地接受东京2020官网的采访,提到了自己当初选择攀岩的原因。

“小时候体质弱,就去练了跆拳道。看到跆拳道馆旁边有个岩壁,就开始自己爬,一下就喜欢上了。”潘愚非说,跆拳道他也打过比赛,但是自己不喜欢和别人对抗,走上赛场总觉得不舒服,但岩壁却给了他“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机会。

“就像是解题,也像对话。”他说。

图片来源:山野杂志

这与潘愚非主攻的项目有关。攀岩速度赛使用全球统一、男女通用的赛道,且两名选手同时出场、一枪淘汰,竞争意味很浓。

但潘愚非主攻的攀石和难度赛则每场比赛的线路都不同,选手的攀登也是相互独立的。赛前,选手会被集中在“隔离区”,比赛开始后才会被从岩壁后放出。

直到那时,他们才知道要爬的路线长什么样:岩点形状、大小、分布,路线跨越的长度、角度……这些元素可以形成无数的排列组合。

2017年8月10日,广东代表队选手潘愚非在第十三届全国运动会群众比赛攀岩竞赛男子攀石决赛中。新华社记者唐奕摄

其中,难度赛需要选手攀上一条高15米的路线顶端。攀石赛的岩壁不高,但却模拟了自然岩壁的攀爬方式——不戴保护绳,按照特定轨迹完成四条线路的攀登。

有的线路考察力量,有的考验体能,有的挑战平衡性,有的甚至不需要超强的硬实力,但如果观察不到定线员设置的陷阱,空有力气也只能无处安放手脚……

“每条线路都是不一样的,就像一道‘谜题’,去破解它,你需要先了解你自己。”潘愚非说,“所以每次都是和自己对话,再去和岩壁对话。”

2017年11月18日,中国选手潘愚非在2017国际攀联中国攀岩公开赛男子难度复赛中攀爬。新华社记者梁旭摄

“阿非很安静。”这是东京奥运会中国攀岩队领队王勇峰对潘愚非的观察,这个男孩不常把情绪表现在外,但却有着敏锐的感受力。

但在潘愚非妈妈的印象里,性格内敛的儿子是能够在岩壁上释放自己的。

“他特喜欢攀石和难度这两个项目,特别有成就感。”潘妈妈说,“完成一条新路线,他甚至会和我说:‘妈妈,攀岩爽死了!’”

2017年10月7日,2017中国吴江汾湖国际攀联世界杯攀岩赛在江苏苏州吴江开赛,图为中国选手潘愚非在男子难度预赛中。新华社记者李响摄

较 劲

岩壁之上,潘愚非也经常和自己较劲。

“小时候爬难度赛,有的线路上不去了,他也不撒手,就使劲抓着不肯下来。”潘愚非妈妈说,完不成线路时,潘愚非总哭,哭完了就站在岩壁底下瞪着岩壁复盘,然后继续爬。

“我以前很爱哭的。”潘愚非承认,“好胜心很强,所以也怕失败,失败了怎么办?”

2015年8月18日,来自广州的选手潘愚非在中国登山协会主办的2015“KAILAS”杯第八届全国青年攀岩锦标赛男子少年B组攀石决赛中,他最终获得了该项目的亚军。新华社记者梁旭摄

16岁,潘愚非进入国家攀岩队。东京奥运会周期,他和队友开始为争取奥运资格备战。2019年8月在日本举行的攀岩世锦赛上,他给自己定下的目标是进攀石半决赛,有可能的话冲击难度决赛。

“但可能是执念太强,反而就做不到了。”预赛里,攀石的五条线路他完成得都不好,两条线有致命失误。

2016年11月12日,中国选手潘愚非在男子攀石半决赛中。当日,2016国际攀联世界青年攀岩锦标赛攀石半决赛在广州举行。新华社记者梁旭摄

是意大利外教的话点醒了他——“只要你努力去做了,就没有浪费每一天;只要你用尽全力了,不管结果怎样,你已经赢了自己。”

走上岩壁,看见自己,要胜过的也是自己。2019年11月,在法国图卢兹举办的奥运资格赛中,潘愚非凭借预赛总积分第二的成绩进入男子决赛,锁定东京奥运入场券。

2017年8月8日,在第十三届全运会群众比赛攀岩竞赛第二日的比赛中,广东选手潘愚非在男子难度决赛中获得亚军。新华社记者唐奕摄

破 题

东京,8月3日的傍晚。速度赛后约半小时的休息结束,潘愚非从隔离区里跑出。

如果说速度赛只是因为赛制要求而不得不做的必答题,那么接下来的攀石和难度,才是潘愚非渴望去迎接的自选科目。

攀石赛,潘愚非四条线路一条到顶,拿到三个得分点,排名第八。前两项赛后,他晋级决赛的前景已比较渺茫。难度赛,他在一个自己没有想到的点上意外跌落……

并不是每次破题的尝试,都能有满分结果。对于此,潘愚非早已明白。

“奥运会和其他国际比赛差不多,都是去拼,除此之外没有想太多。”赛后问起第一次踏上奥运赛场的意义,潘愚非说不出太多,他一直在回想刚刚难度赛岩壁上的一切:为什么左手会突然出了那么多汗,重心就没有稳住?右脚脚点踩住了,然后去挂快挂,一系列操作都没问题,哪里出了问题?……

他沉浸在复盘的状态里离开了混采区。

2021年东京的夏天,潘愚非的奥运故事没有一个完美的开头。他今年21岁,也没有人能向他保证,这故事在巴黎、洛杉矶,或者更远的未来,就必然会有圆满的结尾。每次岩壁上的“谜题”,都代表着未知。

但重要的是,他将一直解下去。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广告位